今天是: 職工投稿: [email protected]

湖北工會網

當前位置: 首頁»資料»工運史料»正文

湖北工人階級的產生和工會運動的興起(42)

2009-09-24 17:14:00 |  湖北工會網 |  點擊量:

△勞動童子團總部近訊省工會勞動童子團總部舉行同樂大會一節,曾志前報。本定于六號在寧波同鄉會舉行,嗣后總部方面,覺連日雨水綿綿,恐屆時團員來賓以道途泥濘,行走不便,難以赴會,有負盛舉。游藝項目非常之多,又準備排演蔣光赤所著之少年飄泊者小說之劇本,該劇為總部職員改編,故決定展期至十日舉行,天雨順延,所發出之入場券,收回另發。該部自漢口直聯隊歸拼后,工作日益忙碌,現為加緊外埠工作起見,特成立漢口工作委員會,在總部管理之下,專門處理漢口勞動童子團事務。主任一職,改由前組織部主任施爾施同志擔任,原主任系副隊長方德俊同志兼,現方同志被全省農協聘為農村童子團部隊長。方同志短小精悍,對于童子團工作,經驗豐富,前任副隊長時,團員數萬對之至表歡迎,今改任農村童子團工作,當本其心得——實行預祝前途大有可觀也。《漢口民國日報》1927年7月8日。六、懲辦工賊、反革命分子和土豪劣紳△省總工會肅清反動派湖北全省總工會議決肅清反動辦法:(一)武漢所有各工會應全體動員,準備積極的行動,務使于必要時在數小時內能表現工人階級最偉大之革命勢力。(二)絕對禁止工人打工人的事情,發生工會間與工人間一切糾紛和沖突,各工會應設法使之消滅,解決一切糾紛,一致聯合起來,去打倒危害我們的反革命派。(三)各工會職員工友,都要偵探,嚴密的偵察反動派,尤其是在輪船、火車、碼頭、旅館、飯館、澡堂,及市政工友應特別注意偵察,禁止謠言,捕拿妄造謠言的反動分子,無論在何時何地只要看到聽到有反革命的(破壞工會農會及政府的)言論行動,即行拘送總工會轉解政府懲辦,在日前每一個工會,都應組織偵察反動派的委員會,同時與總工會偵察委員發生密切的關系。(四)各工會工友如果得到各種消息,應即刻到總工會來報告,如果接得有反動的匿名信及宣傳品,應即刻送交總工會。(五)以后各工會有事到總工會來接洽者,只可派代表,不必很多工友齊來,尤其不可有多數工人到總工會要挾或請愿,因為恐有反動派混入搗亂,假反動以破壞之機,同時各工會也應有相當之戒備。(六)要使數十萬工友精神團聚,一致來對付反動派,各工會尤應努力宣傳工作,使每個工友都很明白肅清反動派的意義,如果我們不能戰勝反動派,我們的工會與利益和生命都不能得到保障。(人民社)工賊口寅階,向充英美煙公司售煙員,十二年前任該公司監工職員,時常侮辱女工,最近復勾結帝國主義,意圖破壞工會,事被漢口煙廠總工會查明確據,即至全省總工會報告,派糾察隊前往,拘案究辦,現聞總工會裁判委員會,對于該工賊反動行為,訊審確實,已判處轉請公安局處辦,□五等有期徒刑六月,至該賊捉拘在案時,其妻常楊氏曾投狀納賄銀一百元,該會則全數沒收,改充援助上海罷工工友用度。(本報特訊)二十一日下午二時在六渡橋有二人宣講,其言論荒渺〔謬〕無稽,且作反革命宣傳,并推銷基督教刊物,其為反動派無訛。武昌總工會馬車夫分會職員,詢明其姓名籍貫,一系湖南湘潭人萬本仁,一系湖北漢陽人周振名,當即飭糾察抓獲,押送省總工會核辦矣。《漢口民國日報》1927年3月23日。△總工會拘獲“二七”案兇手——“二七”兇手劉伯勛被拘(人民社消息)破壞“二七”罷工兇手劉伯勛自革命軍抵鄂后,早已通緝在案。茲聞前日(二十九)省工會委員長向忠發因事過英租界六碼頭,忽遇該工賊糾集無賴數輩,沿途呼口號,賊性畢現,詢屬可惡之至。當時向委員長立即拆〔撤〕回,派糾察隊前往該地,將罪賊捉住,收禁獄中□,并決定日內即交裁委會嚴辦。查該賊向充吳逆部下武□密探長,當“二七”罷工起義,該賊即將工友詳細情形密告吳逆,遂至釀成慘案。此次就擒,死難烈士或可瞑目矣。《漢口民國日報》1927年4月2日。△省市黨部會同總工會組成革命裁判委員會(人民社)武漢各團體為應付目前革命緊急形勢起見,決定由湖北省漢口市黨部會同總工會組織革命裁判委員會,以便裁判不受革命紀律之反動分子。現聞總工會方面已推出向忠發、劉少奇、許白昊、項英四人為委員,并推定向忠發為主任,一俟省市黨部代表,即可正式成立。《漢口民國日報》1927年4月24日。△兵工廠工會捉拿工賊兵工廠工賊易玉魁原是該廠工會干事,自去年就任以來假借名義破壞團體。前日全體工友請求加薪,他反說加薪太多,恐怕有了錢就怠工了,聽說這工友聞信,憤激非常。今天又到廠內,煽惑工友說,工會不能代表他們的利益,其造出許多謠言,預備大搗其亂,結果由全體議決,將他送總工會懲辦。《漢口民國日報》1927年4月4日。△各團體公審工賊周從彥——昨天漢口公安局審訊,今認罰款三十萬,修路尚無結果,定下星期再用刑訊(十六)昨日下午二時,解決周案委員會開第六次會議,到會團體有漢口市工務處、市政委員會、市政工會、商民協會、總商會、市黨部、全省總工會、漢口公安局,推總工會代表主席,讀總理遺囑,主席報告開會宗旨,記錄讀上次會議決案,議決:(一)審周結果回向各團體請示辦法,(二)調查財產結果,俟下次會議報告,(三)指定負責調查周產團體(總工會市政工會),(四)下次會議目標及程序;〈一〉罰修六渡橋至?口大智門至景家臺兩條馬路共需十一萬六千六百三十四元,〈二〉其余三條馬路共需費七萬九千七百九十五元,加以上兩條,共需一十九萬六千四百二十九元,〈三〉罰筑馬路費三十萬,——本日(審周后)繼續會議至三時半,即:開庭審訊,由公安局長主席,當由警將周犯提出問清姓名后,繼問你有三種罪名:剝削工友,破壞工會,勾結帝國主義,所以要從〔重〕新審判,罰做馬路費三十萬,你承認不承認,答承認,不過我的財產值不得三十萬;問你的財產有多少,答張吳之巷有茅廁一所,柳家巷一所,周家巷三層樓房一棟,百子巷土庫房一棟,還有炭鋪一棟,大智門友益街有房屋一棟,武昌下新河民房一所,下新河竹木局有房一棟,?口有一棟,漢口?口有兩石地皮,仁濟醫院側有一百方地,只付過一千銀子,河下有七條木船,漢陽有荒地一二石,有馬數匹,五個滾子,其余鐵具約值三四百銀子,兩乘馬車,一乘包車,外人欠我的錢約三四千串;問如以后查出你還有財產,該怎么辦,答請局長辦;問你有五千磅金子存加利銀行,是你侄兒子送去的,你要交出來,答沒有;問你所報財產,限今天將契據交出,答可以。至此時已五時,宣告退庭。繼續開會,主席報告審周情形,張篤倫同志提議可否由今日規定最低罰款限度,范正松同志提議用刑后再定,議決(五)下星期一下午一時在公安局開會,不另通知(六)下次審周采用刑具審訊之。六時散會。《漢口民國日報》1927年4月17日。△粵漢鐵總捕獲工賊五名,已解送省總工會有王振六、粟慶云、張慶光、王少華、鄒秉弊等五人,王粟二人,是直隸人,張為宜昌人,鄒為貴州人,王是湖南人,久居溝口搗亂工人,并藏其北軍肩章與革命軍領章與招新兵白條徽章,私行不軌,經粵漢鐵總送省工會訊審收押云。《漢口民國日報》1927年5月4日。△光明與黑暗之爭斗——黃陂反動派被捕日前下午,突有身穿黃制服一人,赴黃陂總工會門首抄寫常務委員姓名,并向守衛糾察訪問黨部農民協會負責人姓名,糾察隊以形跡可疑,入內報告,當由該會派員調查。至第三日上午,始由該會糾察在西寺車站拿獲,系黃埔四期畢業生,名向律剛抄薄,□在身邊。茲聞該會除□交縣著手外,并請省工會示遵矣。又奸商李興發,高抬監[鹽]價,妄言時局緊張,臨將缺席,當由該會拿送公安局拘禁,召集各團體各機關議決罰洋六百元以了事云。《漢口民國日報》1927年5月4日。△省工會禁閉反革命派崇陽縣黨部執行委員兼工人部長,又兼縣工會籌備主任劉耀宗,在該縣工會包攬把持,引用軍閥余孽為秘書,壓迫工友,在城市勒令江西小布商人工會,又因小故,膽敢率領武裝隊士,向農民自衛軍訓練所之忠實同志進攻,又因劉桂芳是他的妹子,與商協委員長不對,膽敢打傷商協委員長,慫恿工人捕拿商協委員長,種種不法行為,幾釀成該縣農工商大沖突,經該縣黨部向省黨部告發,經省黨部開除其黨籍,并咨崇陽縣黨部免除其承兼各職外,即轉送省總工會核辦,當經省工會略為訊問,即將該反動分子劉耀宗暫為禁閉,待詳查辦云。《漢口民國日報》1927年5月4日。△漢陽鐵廠工賊交省工會處理,漢陽鋼鐵廠宣布其罪狀漢陽鋼鐵廠工賊王子耕,偷竊廠中槍械子彈數十件,被該廠工會查出,并嚴加懲辦事情,已志昨報,今中接到該廠工會秘書長詳細罪狀云:□□□□會員(即廠巡處代理處長)周長清,報稱管理軍裝房王長耕,□其行為頗有可疑之處,故擬將其職務改由田秀山管,□□□□日正式點交時,忽于軍裝架內撿出步槍一支,馬槍□架,□二響槍一支,彈子二百二十三排,皮□刺刀大刀等件□十□件,應如何處置之,特此報告等語,當即派人檢驗。□□□□將槍枝等件及反革命王子耕拘捕至會,當詢此項槍械等件,由何處得來,而該反革命王子耕默不作聲,只請派人至□送飯來吃,本會視此情形,大有可疑之處,因即派工友程元福、謝炳臣,并邀同漢陽鐵廠廠工巡處巡士趙于堂等,□□反革命王子耕家中搜查,當在床下柴火中及板壁內,□床上,枕畔,搜出美國產機關槍一支,德國自來德手槍一支,槍關槍彈□口袋,又鐵廠紫銅二大塊,熟銅條一大根,水蘊皮帶一大捆,以及鉛筆水筆等各數百支,總工會即報請武漢五〔金〕〔業〕總工會執行委員會核辦,旋由五金業總工會電話湖北全省總工會,派武裝糾察一分隊,將該反革命王子耕及槍枝等件,押赴湖北全省總工會究辦矣。唯查該反革命王子耕(尚有黨羽某某在逃,刻正在緝捕中),向在鐵廠充當巡探探目及管理軍裝房等職,其平日因藉該處前處長朱慶田之勢力,無惡不作,尤其對于工友無不用其極殘酷之手段,敝會工友恨之刺骨,惟□于該反革命淫威之下,敢怒而不敢言,惟忍辱而已,最可痛心者,該反革命開口閉口總謂敝會工友有偷竊事情,今該反革命自己偷竊廠中紫銅等件,至數十件之多,向誣蔑敝會工友有偷竊行為,其任意摧殘工友,可以概見,除陳請湖北全省總工會嚴加懲辦外,用將始末情形公布,尚希各界同胞注意為幸。《漢口民國日報》1927年5月13日。△省總工會注意京山永隆鎮榨業工會控縣長案,函請省政府慎重調查湖北全省總工會,以京山縣永隆鎮榨業工會呈控該縣長文士宗摧殘工會、蹂躪人權,再懇轉請派員調查核辦,特函省政府查照辦理,茲錄原函如下:逕啟者,頃據京山縣永隆鎮榨業工會常務委員戴奎山,率領員一百八十人呈稱為摧殘工會、蹂躪人權,再懇轉派員查復核辦事,緣京山縣長文士宗,率隊搗毀屬會,非法拘禁代表向永林,并毆傷工友多人一案,經奎山等,迭次呈請鈞會嚴辦,業蒙函請省黨部議交京山縣工會查復,理應靜候,曷敢多瀆,惟以官民之沖突,調查必須慎重,倘調查失實,據以處理,不是民眾冤抑難伸,即是官廳威信有損,執法失當,實其于此,永隆鎮距縣城一百余里之遙,姑無論工會能否明其真相,而以文士宗之素行跋扈,或懾其威而有不敢直言之隱,故欲明此案之真相,非上黨部派專員前往澈□,難望處置之至當,況白永林為代表多數勞工課利益,從以言語激烈,致招該縣長之忌,久于縲紲,心所不甘。在此青天白日之下,農工運動解放之時,竟施此種壓迫手段,其背叛黨綱,尤為國民革命前途之障礙,為此不避煩瀆,再懇鈞會轉請省黨部,迅速派員查復,依法核辦,以免拖累,無任待命之至等情據此,相應函達貴政府,請煩查照辦理,以維工運,而保人權,實紉公誼。此致湖北省政府。(特訊)《漢口民國日報》1927年5月19日。△周天元罪該萬死京漢鐵路總工會,因周天元種種反動行為罄竹難書,罪該萬死,茍不處以極刑,實無以警其余。茲探悉周賊在北伐軍鐵道隊中,其反革命行為如下:一、暗與奉軍勾結。當唐總指揮專車北上時,周乃乘車南下,不聽站長阻止,擬使車頭互撞,殘害革命領袖。二、周乘北伐緊急之際,強奪三十六軍車輛,暗示鐵道隊隊員開槍,藉此挑撥工兵之沖突,破壞后防。三、鐵路交通隊直屬政府交通隊,隊長之命令周亦故意違抗,貽誤軍機。四、周率隊往信陽時,紅槍會來攻,周逆不特不率隊抵御,反拋棄軍裝槍彈,藏匿廠內,偷生畏死,臨陣脫逃。五、周在鐵道隊中,不聽編調,另謀活動,破壞鐵道隊之組織。六、周對于所轄之支隊餉糧差費,皆加刻扣,借以營私肥己。其次,周在工會工作,反動行為如下:一、當“二七”失敗后,周與反動派勾結,密告劉文松、羅海臣等,以致羅等被捕下獄,幾被吳逆佩孚殘害。二、去年江岸工會恢復時,周為委員長,遇事專橫獨裁,以假工會名義,四出活動,以謀私利。三、周不服從湖北省工會命令,行同工賊,并時懷打倒湖北省總口號,破壞工會組織,離開革命戰線。四、周做工會工作時,私吞工友血汗換來之會金,計在江岸工會私吞二百余元,京總一百八十元,“二七”四周年紀念會捐款百數十元。五、江岸鐵路段長吳成逃走時,所遺之箱藍什物,重要者,均被周取去作為私有,此外該賊之罪狀,猶多不勝書,誠梟首亦不足盡其辜云。《漢口民國日報》1927年7月6日。

年第期特码资料